全球急於解決的剩食問題,或許可從喜宴宴會著手

飲食經濟學 即食報導 時事求食

作者-在宇宙牧羊的擺渡人

近日,筆者去參加大學同學的喜宴,發現擺了幾十桌婚宴,在婚禮後半段,桌上就擺十幾道精美可口的菜餚,雞肉、魚肉、鴨肉樣樣齊全。但大多數人吃完最先上來的幾道菜,之後的菜色基本就無人問津。

賓客們一邊閒聊,一邊等待着新人們敬酒和合照。到差不多到送客階段,桌上還剩下近一半的菜,很少有賓客打包。喜宴和宴會上不怎麼吃,成了不少人有的共同感受。

近年剩食議題開始由西方推廣進了亞洲,節約食物和能源成了流行議題,這次從喜宴來頗析中西方飲食文化上的不同,卻同樣面對剩食的議題,那我們如何從生活中落實?

東西文化大不同,剩食議題卻同樣嚴重

東西方在婚宴文化不同的是,東方在婚禮中在意的大多是外在的細節,包含宴客規模、飲食好吃與否、禮金、聘禮等,也隨著商業化的社會趨勢,舉辦婚禮也變成人生中必經的「公式」。西方的婚宴文化,大多數比較把重點放在個人身上,雖同樣有儀式,但不太一樣的是,有別於東方新人被流程趕著走,西方婚宴中的新人們,可以與賓客們攀談、可以自在地享用美食。

看起來東西方對於食物的重視性相當,但兩者的剩食問題卻同樣嚴重。台灣大學農經系教授徐世勳研究團隊在2017年的一場惜食論壇中指出,在2007至2013年之間,台灣年均糧食耗損量為359萬公噸,且有五成的食物浪費是集中在餐廳及消費者端,平均下來,每個台灣人每天大約會浪費一個便當的食物;

而根據統計,有著米其林餐廳量最多的法國,每年也有平均600萬公噸的食物被丟棄,平均每人每年浪費50公斤食物,其中約21公斤是在餐廳或食堂等外食的地方浪費。

那吃不完,為什麼不帶走呢?

東方打包顯得尷尬、西方打包是對廚師的羞辱…高標準套餐浪費最嚴重

從上一點可以看出東西方對於喜宴宴會的文化有很大的差異。那什麼原因吃不完不願意打包呢?

經過筆者的觀察與網路上搜集資料,發現了東西方最大的不帶走原因,都是來自人情的考量。

東方喜宴很多時候講究排場,主客兩方都要面子,打包除了主人外,一般都是關係比較要好的親戚才打包。」另外大多數飯店為了節約成本,喜宴都是套餐形式推出,基本上無法讓顧客點菜,就算能夠換菜,也只能調換1到2個菜色,而且還有價格限制。所以不喜歡的菜色也就大量剩下。

而西方世界,則以美食重鎮的法國為例。法國人對於打包的觀念,也並不深。在法國追求頂尖、精緻的飲食文化中,「打包」這件事,會讓他們認為是對於業者和廚師的羞辱;「因為你覺得不好吃,所以當下沒吃完;剩下的食物,又覺得可惜,所以帶回家好了。」、「打包會破壞原本擺盤的美感,讓他就像廚餘般破壞廚師的心血」這樣的想法,對許多法國人而言,要求打包會就像是汙辱業者一樣,不少主廚也對自己精心擺盤的餐點被掃進打包盒中感到難以接受。

2016年初,法國政府一份針對浪費食物的調查中就指出:「法國最大的阻礙多半與文化有關,大眾到外面消費時不敢要求業者幫忙打包,而業者則認為這種行為是『將餐點降級』的事情。」

對於婚宴宴會上的剩食浪費現象,究竟有何解?

根據中央社報導,法國國民議會為減少這種情況,正討論強制餐飲業提供打包剩食服務,挑戰法國人的習慣和心態。2017年4月,法國政府宣示要打擊浪費食物的行為,從生產源頭到消費端都要有所作為,目標是在2025年把浪費食物量比現在減少一半。

國民議會的永續發展委員會近期通過一項決議,針對不免費提供可重複使用或可回收容器讓消費者打包剩食的餐飲業者,要處以罰款,等於強制餐飲業者提供免費打包服務。

而關於東方的解決方式,婚禮在東方文化中其實是一種「廣而告之」的作用,擺一場氣派的婚宴,也是為了表達喜悅之情。

目前食物不浪費的理念,正在你我的生活周遭萌芽。2016年在台北開始有新人舉辦「食物不浪費」的婚宴,新人自製婚宴小卡,提醒賓客愛食、惜食,還跟社福團體「人生百味」合作,將婚宴中,整齊、可食的餐點,分享給需要的人,讓食物得以重生。

但這些不管從政府或民間發起的節約剩食的運動,消費者能否改變根深蒂固的習慣和心態,無懼他人眼光,把剩菜帶回家,又是一個長時間需要驗證的問題。

廣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