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醫療用途 究竟是誰在濫用抗生素? 

飴-共同採訪編輯團隊 超冷門知識大哉問 好食用 時事求食
作者-飴-共同採訪編輯團隊

 一提起抗生素濫用,您恐怕會想起青黴素吊瓶、頭孢藥。很多報導都說,人體平時使用了太多抗生素,弄得現在細菌都對藥不敏感了,甚至還出現了抗藥的細菌。最近,科普達人卓克在他的訂閱專欄「卓老板聊科技」裏反駁了這個說法。卓克說,醫院裏的那些藥,根本不是催生抗藥細菌出現的主要原因,畜牧業裏的抗生素濫用,才是罪魁禍首。

抗生素已經濫用到無法收拾

我們都知道,抗生素濫用,細菌有了耐藥性,那是非常麻煩的事。美國的數據統計顯示,抗生素剛開始被運用到臨床治療時,美國一年總共才64個處方用了抗生素。但到了2010年,全國一年就已經有2.58億個處方開了抗生素,增加了400萬倍。如果我們在不需要使用抗生素的時候,使用了抗生素,那麽體內正常的細菌群,就會被殺滅。但也總有一小部分不會被殺死,這些細菌就是有抗藥性的細菌,它們會繼續繁殖,產生的後代就全都有了耐藥性,久而久之,原來的藥就沒有作用了。

 

除了醫療用途,畜牧業才是抗生素的大戶

不過,雖然醫療行業裏,抗生素的使用已經超量,但比起畜牧業,那點兒量真不算什麽。抗生素普及之後沒幾年,農場主就發現,用含有少量抗生素的飼料餵雞,會比沒用抗生素的時候重5%-15%,找到了這個快速致富的方法,農場主們對抗生素的需求,一下子就高了。有了這麽個需求穩定的大客戶,醫藥公司也趕緊行動起來,大量生產抗生素,專門供應給農場主們。

醫療行業和農場主,這二者的進貨量可是天差地別。醫院進貨都是以毫克為單位的,也就是千分之一克,農場主是以公斤為單位的,也就是一千克,整整差了6個數量級。所以在今天,世界上超過80%的抗生素都是拿來給動物增肥的。但是因為法律沒有明文規定,要求農場或者藥企公開這部分抗生素的銷量,再加上農場和藥企也知道,一旦公開了肯定會引起爭議,所以就都悶著不說。

 

畜牧業抗生素管理鬆,成為濫用的漏洞

我們都知道,自己去藥店買抗生素還得拿處方,但農場主買抗生素,不但不需要提供藥物用途,也不需要有處方,直接買就行。 美國消費者聯盟曾突擊檢測了屠宰場的豬肉,研究人員從豬肉裏分離出了14份葡萄球菌,其中的13份對至少一種抗生素有耐藥性,8份沙門菌裏,6份有耐藥性,甚至還出現了一種,抗甲氧西林的金黃色葡萄球菌。
你可以先記住「甲氧西林」這個藥的名字,我們下面還會提到。 接著說金黃色葡萄球菌,這種菌和人類的糾葛,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在抗生素誕生之前,金黃色葡萄球菌引發的感染,是所有感染中特別嚴重的一種。1942年,青黴素開始大量生產了,金黃色葡萄球菌的感染終於有了克星,而且一招靈。但沒想到十幾年後,金黃色葡萄球菌變異了,他們會分泌青黴素酶,直接把青黴素分解掉。

 

抗生素濫用下,已讓情況逐漸失控

於是,1960年左右,科學家又改進了青黴素,這就是咱們上面說的甲氧西林。但沒過多久,金黃色葡萄球菌又進化出耐藥性。這種進化了的細菌,不光對甲氧西林有耐藥性,對其他5種類型抗生素也有耐藥性。現在唯一可以治得住這個細菌的,就是萬古黴素。如果再進化一步,把萬古黴素也抵抗了,那這類細菌就是徹頭徹尾的超級細菌了。

從目前的醫藥水平來看,就沒有哪種抗生素對它絕對有效了。 我們都知道,抗生素濫用的情況已經非常嚴重了,在醫療行業裏,抗生素使用量超了正常量的10倍,但是這種濫用程度,比起畜牧業,那真是小巫見大巫。如何更好地建立監管,從源頭上遏制畜牧業對抗生素的濫用,恐怕才是政府和行業,值得認真考慮的問題。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