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何時開始吃肉的?

超冷門知識大哉問 在宇宙牧羊的擺渡人 好食用 民間百食

作者-在宇宙牧羊的擺渡人

這兩年,關於吃素還是吃肉的討論就越來越激烈了,素食主義者覺得吃素是王道,肉食主義者認為吃肉是天性,兩邊兒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一時間難分伯仲。

那麽,到底是該吃素還是該吃肉呢?
我們的祖先是不是也遇到過類似的考驗呢?人類又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吃肉的呢?最近,《環球科學》雜志發表了一篇論文,為我們捋清了人類吃肉的歷史,也幫我們弄清了,吃肉這件事兒,對於人類生存和進化的重要意義。 大家知道,我們是從猿猴進化而來的,所以要探究人類的歷史,肯定還是要回到靈長類動物身上。
關於人類吃肉的歷史
目前為止,科學已知的最原始的靈長類動物是普爾加托裏猴,大約生活在6500萬年前,那會兒正是恐龍和一大批物種滅絕,但草木蔥榮、枝繁葉茂的時候。普爾加托裏猴長的很萌,像是小鼠和松鼠的混血寶寶,牙齒也是非常細小,是堅定的素食主義者,只吃果實和花朵。它的後代大約在1500萬年前豐富了日常食譜,加入了種子和堅果,但仍然保持著吃素的習慣,偶爾才會用蟲子來佐餐。 接下來的幾百萬年裏,我們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那些看上去萌萌的,身材矮小的類人猿,還是吃素,因為他們的消化系統擁有膨大的盲腸,盲腸擅長消化植物纖維,但無法消化大量的肉食,如果大量吃肉,他們就得面對各種毛病,比如結腸痙攣、胃部刺痛、腹脹、惡心,甚至是死亡。
終於,在大約250萬年前的時候,我們的祖先等來了改變的機會。由於長期吃脂肪含量高但纖維少的種子和堅果,他們的消化系統漸漸發生了變化,負責消化脂肪的小腸變長了,負責消化纖維食物的盲腸縮小了。但是,那會兒地球氣候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降雨量減少了,原先茂密的熱帶雨林變成了茫茫大草原,可以吃的樹葉、花朵、果實越來越少,優質的植物更是少之又少,但草原面積擴大,卻給食草動物制造了絕佳的生活環境,所以食草動物不但沒有受到威脅,反而越來越多。
尤其1月到4月是旱季,在這段漫長時間裏,古代猿人幾乎找不到什麽可以吃的花果枝葉。其中一部分,就是人類的祖先,那真是饑不擇食,只好開始吃肉類。一般來說,因為身軀弱小,工具和武器也不夠先進,早期人類所能得到的肉食,基本都是大型食肉動物和食腐動物吃剩的,什麽劍齒虎之類的猛獸吃飽了,一抹嘴走了,我們的祖先就膽戰心驚地從樹上下來,跑到這些獵物殘骸旁邊,用古老的石器把殘留下來的肉類收集起來,然後大家分著吃了。

大約在距今一百萬年的時候,人類的祖先開始學會用天然火來加工這些食物。做熟了的肉,不僅味道更好,也更容易消化,所以呢,人猿的腸胃可以用很少的消耗,獲取更多的養分和能量。同時呢,另一部分堅持食用植物類食物的古猿,就滅絕了。 為了有更多的肉吃,人類就不能只吃人家吃剩下的,那麽怎麽辦?打獵唄。打獵這個活動,和吃肉聯系最密切,對人類的進化,也是居功至偉。

打獵,開始改變飲食習慣

為什麽那麽說呢?首先,打獵讓人類祖先開始直立行走,因為和找植物吃不一樣,打獵需要行走更多的距離,直立行走,比四肢著地行走,更節省能量。

科學家做過計算,用四肢著地的方式走路,能比直立行走多耗費四倍的能量。另外,越來越修長的腿部,也利於散熱,防止體溫過高,還增加了耐力,空余出來的兩只手,又可以來使用武器,或者用手語彼此聯繫,這使得人類學會了集體協作:你想,圍獵一只大型食草動物,需要群體分工啊,有埋伏的,有挖陷阱的,有出來轟的,有負責短兵相接的。在這個過程中,社會,語言和群體分工,就逐漸誕生了。

最後一點,長期吃肉獲得的營養,對人類的進化,尤其是腦部的發育,有著決定性的作用。一塊肉,它的熱量,是同樣重量的一塊植物根莖或者果實的好幾倍,還有其他更寶貴的維生素和礦物質,以及長鏈不飽和脂肪酸,這些對大腦神經元的發展都至關重要。

所以,能吃到更多的肉,大腦容量就越大,人類就越聰明,越能在狩獵中占上風,從而能吃上更多的肉。從此,我們的祖先就走上了這麽一條成功的進化之路。 所以,一定程度上看,吃肉決定了人類的進化之路。今天,任何一個人類習以為常的生理習慣背後,都是一段人類祖先與自然博弈、艱難進化的歷史,而且越是簡單的生理進化,背後越是需要一整套覆雜的自然選擇系統支撐,這正是物種進化的魅力所在。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