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肥胖比例亞洲第一,校園內的肥胖危機?

作者-威弱肚子餓

  衛福部國健署正草擬「國民營養及健康飲食草案」又被稱為國營法,未來可能規範班級飲料訂購、家長提供的甜品,都禁止進入校園,取而代之的是鼓勵學童多喝水或以不含糖的飲品取代含糖量較高的飲料。不過這項草案都還沒擬出,就成為了各界熱議的話題。

從教育部的資料顯示,國小及國中學童肥胖的比率約為三成,且有逐年上升的趨勢,若從世界肥胖聯盟(World Obesity Federation)公布的資料指出,台灣與亞洲各國比較,不論成人或學童,肥胖率都高居亞洲第一。


 

世界衛生組織(WHO)資料顯示,1980~2014年間全球肥胖人口已增加1倍,近四成人口都有體重過重或肥胖問題,其中更指出運動飲料、可樂、濃縮果汁等含糖飲料導致糖分攝取過量,與體重增加有顯著關聯,也是肥胖與糖尿病等大幅增加的主因。

兒童肥胖亦是各國面臨的首要問題。據研究統計指出,小時候過胖長大後成為肥胖的機率也相對較高,有42%~63%的肥胖學童青少年後仍是肥胖體位,而肥胖青少年變成肥胖成人更達70~80% 這也顯示出小時候體重控制的重要性。而在校園內禁止販賣、取得含糖飲料,是否就可以解決學童肥胖比率過高的問題?問題恐怕不只飲料這麼簡單。

 


 

不只校園內的飲料,您是否想過,營養午餐是否營養?

其實除了飲料外,學童在校園內最大的熱量來源是學校的營養午餐,但當營養午餐冠上「營養」二字時,我們似乎就很少懷疑是否校園提供的午餐是否「營養」。根據教育部所公布的「學校午餐食物內容及營養基準」中,建議國小營養午餐所提供的熱量約介於650大卡至750大卡之間,且其內含的蛋白質、脂肪量都有明確的建議攝取量,並且規定40班以上即需有一位營養師,負責各餐點營養的控管且每餐的菜單都須登錄於校園食材登錄平台;若因供餐班數未達40班,由校內教師兼任營養午餐執行祕書。

校園食材登錄平臺可以搜尋到各國小每餐的營養午餐菜色,以及所提供的熱量 圖片來源:https:fatraceschool.moe.gov.tw
政府所設置的校園食材登錄平台

但今年就有立法委員質詢時指出,根據登錄平台,隨機查詢餐點提供的所熱量的結果,一餐最低熱量為567大卡,但卻有些熱量高達1051大卡,相差幾乎兩倍,而午餐內容物也時常可見炸物、精緻甜點等,學童長期食用高熱量食品及營養不均的餐點,背後所衍伸的問題可能比校園內的含糖飲料更為嚴重。當校園食品建立在安全的基礎上後,學童的健康飲食應是下一步我們所要追尋的目標。

 


 

 

名廚Jamie Oliver致力於推動校園午餐的改革,改學生長期飲食不健康而導致肥胖的習慣 圖片來源:httpwww.dailymail.co.uk
英國名廚傑米.奧利佛發起了一連串的校園午餐倡議行動,希望能改變英國中小學學童平常食用的不健康的午餐

校園午餐革新,學童如何能吃到安全、健康、美味的食物?

自2005年起,英國名廚傑米.奧利佛發起了一連串的校園午餐倡議行動,希望能改變英國中小學學童平常食用的不健康的午餐,他的目標是把垃圾食物從午餐的菜單中移除。由於校園廚房提供的食物不盡美味以及外食的興起,英國學生吃校園營養午餐比率年年下降,甚至有些學生以洋芋片、巧克力棒做為午餐,因此英國學童的肥胖比例也非常高。傑米.奧利佛有鑑於此,推動成立食物信託基金,更換中小學的廚房設備、提升校園廚師的訓練、提供學生與家長烹飪的課程、調高營養午餐的預算等,重新打造學童用餐環境。在部分試辦的學校中,在校用餐的比例也提高許多,對於學童健康以及學習的發展也有正面的影響。

反觀台灣,我們其實有更良好的校園餐食的體制,絕大多數的學生都在校園食用營養午餐,而現在的問題在於校園廚房是否能提供學童更健康、美味的餐點。由於團膳公司或校園廚房一次都須烹調大量的食材,為了降低人事成本及時間,往往會用較易大量烹調的料理方法,如炸、蒸等方式,之後再進行調味,但這也導致料理不甚美味及健康營養的問題。近期,台灣也有許多人才投入校園營養午餐的革新上,如「午食對味」的團隊就為了解決目前校園團膳所遇到的專業人才及知識的短缺、設備過於老舊、運送問題,團隊運用自身的專業技術,協助校園廚師在既有的條件下,打造出健康且美味的午餐。未來政府也應積極協助國中小自有校園廚房或團膳公司廚師及營養師的知識訓練與把關。

 


將食農教育帶進校園,用體驗及輕鬆的學習方式認識食材與烹飪

雖然現在已有部分團體的熱心協助改善營養午餐的問題,但另一方面,台灣的食育教育長期不足;舉凡課程、烹飪、種植、逛市場、參觀農場都可以是食育的範疇。以英國為例,從2014年9月開始,烹飪課成為7歲至14歲學童學校上課的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有趣的方式讓學童了解食材的使用,並從中學習營養相關知識,但更重要的是,透過親自手作的課程後,學童對於健康的食物接受度更高,也降低挑食的情況。而台灣在部分課程中雖有涵蓋相關內容且部分學校配有烹飪教室,但礙於升學的壓力,往往這類型的課程就會成為主要科目使用。此外,師資也是另一個學校面臨到的問題-以往食農教育較不受到重視,能教授相關課程的老師也非常的少,這些問題都有待進一步解決。目前在部分的學校試辦了農夫授課的食育課程,邀請產地農夫到課堂中講授耕作及作物的知識與經驗,對學生而言是個新奇且又充滿知識性的體驗課程,而農夫參與的意願也很高。因此在完善校園食農課程的過程中,體制內的老師並非是唯一的選項,或許外部的廚師、營養師、農人,都可以做為校園食農教育的一環。

 


解決過重問題,從小建立正確的飲食觀念

有醫界專家提出預測,2020年台灣的健保支出約有三分之一使用在肥胖相關的疾病上,預計將成為未來健保面臨的難題。在歐美肥胖比例較高的國家,肥胖衍生出的醫療費用早已形成社會重大的財務負擔,成為先進國家面臨的重大挑戰。各國紛紛在校園內推出食農教育、健康飲食課程、餐點改造,為的就是從小養成對健康飲食及營養知識的建立。而台灣政府也要重新檢視目前課程中食育的比重與教學方式,注重養生的日本也已推行《食農教育法》數年,台灣政府的做法不應只是停留在禁止校園內含糖飲料上,更重要的是結合校園、家庭,妥善的運用社會力量,從小培養正確的飲食與健康認知,否則學童出了校園後依然禁不起街口高熱量食物的誘惑。

 

相關參考資料:

世界衛生組織: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GHO) data

國健署:響應世界肥胖日

校園食材登錄平台

國健署-學校午餐食物內容及營養基準

TVBS:學校午餐熱量波動大 教育部提檢討報告

Jamie’s Food Revolution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