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帶領了食物度過了大滅絕

挑食君Alvitr 時事求食

作者-挑食君Alvitr

小時候,長輩總教育我們,要珍惜食物,要對食物有感恩之心。但《美國科學院院刊》上最近發表了一個研究成果說,很多時候,不是我們要感謝食物,而是食物要感謝我們。

甜南瓜,苦南瓜
南瓜大家都吃過,又大又甜,很有營養。現在也發展出了很多種以南瓜為主的料理。但是1萬多年前的南瓜可不是這樣,甜的很少,絕大多數味道非常苦澀。那個時候,主要都是一些像猛獁象這樣的大型草食動物在吃南瓜。但是呢,一萬年前,大冰河時期過去,這些愛吃苦南瓜的動物都滅絕了。我們知道,動物在吃南瓜的同時,也能幫助它們傳播種子。它們一滅絕,南瓜就跟著倒黴。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老祖宗挺身而出,從南瓜裏馴化出了甜南瓜,把它發揚光大,才讓南瓜的種族得以延續。從這個角度看,南瓜其實是沾了人類的光。

 

哞哞叫的牛,現在能看到也得多虧人類
類似的觀點,在中國著名社會學專家-鄭也夫最近一篇文章裏也出現過:留學美國時,曾造訪一個家庭農場。叔侄二人的最終產品是牛奶。他們種植和收穫玉米及青飼料,每日餵牛和擠奶,還要給奶牛配種,繁殖下一代奶牛。他們過得充實愜意,收入高於工人。但他們對我說:「只有一樁事情不好,就是不能外出,不能旅行,因為牛每日都要產奶。」 他們是牛的主人,也是牛的僕人。牛被他們圈養,同時牛無須繩索、圍牆,也捆綁住了他們。一方馴化或控制了另一方,看似是強勢一方的目的和意願所造就的,其實不然。

 

稻子與人類的前世今生
人類馴化了野生的麥子和稻子,削弱了其晚熟、倒伏、果實皮厚的品性,它們服帖地遵從人類的意願:不倒伏,按時成熟,果實飽滿。 但常人很少反省到,馴化是互動的,人類馴化了作物,作物也馴化了人。作物失去了野性,人類也失去了野性:不再做身無長物、居無定所的流浪漢。不是人類的生存節奏決定作物的生存節奏,而是作物的生存節奏決定了人類的生存節奏。春播、夏鋤、秋收、冬藏,人類莫不是亦步亦趨地跟隨作物。

但說到前面提到的牛,大家都認為,牛吃的是草,擠的是奶,養活了我們。但你反過來一想,要不是人給牛擠奶餵草,牛這個物種怎麽能傳播到世界各地,成為數量最多的哺乳動物之一?人既是牛的主人,也是牛的僕人,所以牛更得感謝我們。

你看,要是把物種延續作為標準的話,人類正是通過馴化拯救了很多物種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