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何時養成吃三餐的習慣?

本文源自:财新网(午餐的起源)

  現在的人養生,經常會說這麼一句話,像皇帝一樣吃早餐,像大臣一樣吃午餐,像乞丐一樣吃晚餐。我們不評價這種吃法有沒有道理,說說另一個話題,為什麼一天要吃三頓飯。中國書評人維舟最近在財新博客上發了篇文章,說其實古時候的人,不是像我們想的那樣,每天準時准點吃三頓飯,“一日三餐”其實是慢慢演變出來的,是一種文明馴化的過程。

 

人人都三餐不濟的史前時代

比如,在最原始最古老的狩獵時代。人們打獵、採果子,食物來源不穩定,有上頓沒下頓,所以這時候的飲食肯定是沒有規律的,有時候一天吃好幾頓,有時候可能一天連一頓飯都吃不上。其實今天的嬰兒就重現了這個過程,餓了就哭著要吃的,吃完就睡,一天好幾餐,等長大了之後,跟著大人一起吃,才慢慢培養了規律的飲食。

所以,維舟在文章裡說,有規律地進食,本身就是一個文明化規訓過程。孔子在《論語》中就說過,“不時不食”,第一個時是時間的時,第二個食是食物的食,往大了說,意思是吃東西要按照時令、季節來,什麼時候吃什麼東西;往小了說,在一個月之內,或者一天之內,也要按照合適的時間來安排飲食。

 

錢越多 吃越多!

最早中國人都是一日兩餐,這是個很普遍的現象。商朝的甲骨文記載,當時的人上午吃一頓,大概在7點到9點,叫做“大食”,大小的“大”,食物的“食”;然後下午3點到5點再吃一頓,叫做“小食”。有一種說法認為,到了漢朝,就已經有一日三餐了,但不是很普及。唐朝人也會在兩頓正餐之間吃一頓比較簡單的。宋朝沿用了唐朝的習慣,今天我們說的“三餐”,在當時的說法是“二膳”,膳就是“營養膳食”的“膳”。也就是說,古時候一般都是吃兩頓,中間不夠再加一頓。

另外,吃幾頓其實和階層也有關係。比如,古埃及的普通人,一般都是早晚各一頓,但有錢的古埃及人,就會在下午加一餐。中國也是一樣,漢朝的時候,皇帝每天四頓飯,貴族三頓,到了平民就變成了兩頓。這麼看來,三餐的演變和社會經濟發展也有關係。所以,在食物供應還比較匱乏的時代,能多吃一頓,就說明你經濟狀況好,或者社會地位高。

 

三餐的成因 就是因為會餓啊!

那一日三餐是怎麼普及的呢?作者說,從社會層面來看,在兩餐之間加一頓飯,原因可能有這麼兩個,一個是社會生產力提高了之後,食物來源更穩定;另一個是體力勞動需要補充能量,所以臨時加一頓,然後就慢慢固定下來,變成了每日三頓飯。這些條件,差不多到近代才能實現。

 

午餐,特權者的福利

很明顯的一個例子是日本。日本傳統只吃兩頓飯,什麼樣的人吃三頓呢?和別的國家一樣,有特權的階層;還有一種就是需要幹很重的體力活的人。大概在17到18世紀,日本才慢慢普及三餐制。當時的體力勞動者消耗太大,兩頓飯不夠,所以就開始在早晚兩餐之間加一頓飯,慢慢就變成了午餐。

再比如英國,最早也沒有三餐的習慣。英語裡午餐這個單詞,直到18世紀才有今天午餐的意思,而且最開始,英國人也是在兩餐之間加餐,由於加餐吃的比較簡單,到下午就會餓,社交活動又要到晚上8點才開始。為了充饑,英國人會在下午4點左右喝茶吃點心,就成了後來的“下午茶”。

所以,一日三餐演變的歷史告訴我們,即使是那些生活中最平常的事物,也是漫長歷史進程的產物,甚至慢到讓你誤以為一向如此。現代社會標準的作息時間制度,也讓人們在差不多的時間點上有規律地吃飯。

 

 

最後,作者說,任何社會都有非正式的加餐,今天我們也有下午茶、宵夜,或許在將來的某個時候,下午茶和宵夜也會演變成正餐,沒准未來就不再是一日三餐,而是“一日五餐”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